<center id="k6kuw"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k6kuw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k6kuw"></optgroup>
您当前位置:励志一生 » 经典美文

迟子建:红绿灯下

迟子建:红绿灯下  文/迟子建  在城市,当你走到十字街头时,往往会与红绿灯相遇。  说来好笑,我最初来到城市时,最怕的就是过街。在西安和?#26412;?#27714;学期间,只要是有天桥和地下通道,我绝不走十字街。我对红绿灯不信任,它们闪来闪去的,像是?#34903;?#39740;眼,变幻太快,常常是绿灯一亮,我起步走,却遭逢侧向驶来的一串汽车
林清玄:常想一二,不思八九  文/林清玄  1  朋友买来?#22870;?#30746;台,请我题?#29238;?#23383;让他挂在新居的客厅补壁。这使我感到有些为难,因为我自知字写得不好看,何况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写书法了。  朋友说:“怕什么?挂你的字我感到很光荣,我都不怕了,你怕什么?”

买上帝的小男孩

买上帝的小男孩  20世纪初的一天,圣诞节快到了,在美国西部的一座小城,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捏着一枚1美元的硬币,沿街一家一家商店地询问:“请问, 您这儿有上帝卖吗?”店主要么说没有,要么认为他是在搞乱,不由分说就把他赶出?#35828;?#38376;。

暮秋有感

暮秋有感  文/张淑月  秋冬交替,未供暖时,这段时间最是难熬。  天,说冷也并非刺骨,说不冷,小风吹得人也像暮秋的落叶,不胜凄凉。  每逢这时,我的手将比我的心更敏感地察觉到季节的更替,粗糙,?#38378;眩?#20116;个手指很匀称地个个裂开一个小口,再多的护手霜也无法治愈开裂的伤口。一用力,还会有斑斑血痕,十指连心
  年度感动文章:《韭菜》,看哭无数人  文/余显斌  1  娘打来电话,问他现在在哪儿。  他轻声说:“在医院。”  娘说:“知道,听你爹说的。”娘接着哽?#39318;?#35828;,“儿啊,你怎么能那样?怎么能捐献骨……髓啊?&r
  父亲节,再读《背影》  《背影》  文/朱自清  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二年余了,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。那年冬天,祖母死了,父亲的差?#25346;步恍读耍?#27491;是祸不单行的日子,我从?#26412;?#21040;徐州,打算跟着父亲奔丧回家。到徐州见着父亲,看见满院狼藉的东西,又想起祖母,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泪。

读《油伞》有感

  读《油伞》有感  今天,我读了一个书——《油伞》。它令我深深地感触到相信别人,拥有一颗善良的心很重要!  一天傍晚,外面下着倾盆大雨。一个小报童来到作者的屋檐下躲雨,他的伞坏掉了。作者觉得他很?#38378;?#21448;害怕他用完了不还,就给了他一把破油伞。第二天,小报童十分感激地把伞还给了
  《本次列车终点》读后感  这是?#39029;?#35835;王安忆的作品,之前也未曾了解过她,只是听说她是王愿坚与茹志娟的千金,所以带着一份仰慕与好奇感来欣赏这部作品——《本次列车终点》。  没读多少内容,里面的一些话便触动了我的心弦。  一个?#26412;?#20154;对主人公陈信的话:“人,要善于从各

手相

  手相  村里住着一位老人,他仙风道骨,目光如炬,不管谁的手伸到他面前,只看一眼他就能马上说出对方的前途命运,无一偏差。  方圆八百里的人们都慕名前来求他算命。  一个远道而来的旅行者听说以后,十分好奇,他决定请这位老先生帮自己看看。  旅行者来的时候,老人正在院里忙着摘?#36824;! ?ldquo;您

站起来

  站起来  高 雄  站起来,是一种超然的境界,凛然的气概,昂然的精神,嫣然的美丽。小草,从乱石堆的缝隙里,站成蓬勃的绿洲。礁石,在海浪的咬噬里,站成蓬勃的冷峻。奋斗途中的头破血流是生命一面猩红的旗帜。如果我们能捂紧重创的伤口,挺起胸膛,站直腰杆去对待任何事情,那么,又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呢?一个有

崇尚简单

  崇尚简单  李玲玲  据说,石榴有?#34903;鄭?#33457;石榴和果石榴。  花石榴开千瓣之花,却结不出粒?#23383;?#23454;。果石榴以寥寥数瓣的花朵,却孕育出甘甜的浆汁。  有个富者,他?#27599;?#38592;的毛编成丝,纯金打成?#24120;成?#38262;钻石,并用珍珠做饵,持银质的钓?#35828;?#40060;。鱼儿并不理睬。钓起鱼来的,?#21561;故?#37027;些?#31181;?#26438;的垂钓者。  很多时候,

欣赏

  欣 赏  张 坚  欣赏,未必要登临?#32467;邸! ?#27969;岚飞雾,峰峙崖端,山后叠山,海上升月,都让人心旷神怡。浩叹天宇广袤,神州万象。  欣赏,也未必要置身影院。?#21892;?#36720;谷,烈马长啸,耕牛欢哞,鸟鸣啁啾,皆让人流连忘返。陶醉于鼓瑟吹笙,转?#23706;?#24358;。真正善于欣赏的人,无处不可以欣赏:上坡时的蹬足,逆流中的奋篙
  泰戈尔?#32418;?#35299;诅咒  贡达卜·所罗逊是天宫的名伶。  他的情人玛杜斯丽前往北极山脉朝拜太阳那天,他神不守舍,胡?#19994;?#25293;击长鼓,致使舞女优哩婆湿舞步紊乱,扫?#24605;?#23486;的兴致。  萨吉①满面羞红,神色尴尬。  由于众神的诅咒,英俊的贡达卜变得相貌丑陋,他被谪下凡,投生坎达尔王族,取名奥鲁内夏尔
  泰戈尔:第一?#25991;?#25308;  传说天界神匠毗舍迦罗莫在元古时代为三界神王的庙宇奠基,巨猴诃努曼运来建庙的大量岩石。  据历史学家考证?#28009;?#24687;在森林里的基拉特族人造了这座神庙,神祗原本属于他们。  舍帝利①国王曾占领这个国家,杀戮信徒,神庙里血流成河。  神祗改名换姓,藏在新的教规后面,幸免于难。  数千年

泰戈尔:圣浴

  泰戈尔:圣浴  罗摩难?#29992;?#23545;东方,肃立在恒河里。晨风吹拂,流水潺潺,似被点金棒点触了的河水闪耀着金光。他遥望?#24040;?#33324;的朝阳,在心中喃喃自语:“呵,大神,你?#35748;?#30340;容貌怎不在我心头?#26009;鄭?#25581;去您的面具?#20254;?rdquo;  朝阳升上娑罗树梢。渔民们扬帆启航。一群白鹤飞上阳光明媚的青空,飞往对岸
  泰戈尔:爱的金子  鞣皮?#38472;薇却?#26031;正在扫地。  路是他的亲人,孤独是他的伙伴。  行人?#23545;?#22320;躲着他走路。  长?#19979;?#25705;难陀晨浴完毕,走回寺院。距他一丈之遥,罗?#21364;?#26031;匍匐在地,行叩拜大礼。  罗摩难陀惊诧地问:“朋友,你是何人?”  “我是路上干燥的尘粒,师傅,您

泰戈尔:圣洁

  泰戈尔:圣洁  长?#19979;?#25705;难?#24433;?#22825;拨弄念珠诵经。  ?#33529;瑁?#20182;供奉祭品;内心服用了神的赏赐,他的饥饿?#32431;?#28040;除。  举行庙会的一天,国王和王后驾到。  此外,从各地来了一批满腹经纶的学者和佩戴标记的各个教派的信徒。  晚浴完毕,罗摩难陀照例在神足前上供,但心中得不到神的恩赐,他咽不下食物。  停食?#25945;?/div>

泰戈尔:解脱

  泰戈尔:解脱  马拉提国王储巴基拉奥·波索亚的灌顶大礼定于明天上午隆重举?#23567;! ?#27665;间艺人格尔达尼未被准许进入御庙,他坐在庭院角落一株菩提树下,弹罢单弦琴,喃喃自语:“神啊,是谁让你端坐在坚硬的金椅上的呢?”  午夜,上弦月冉冉下坠。  远处宫门前灯光辉?#20572;?#40723;

泰戈尔:染衣女

  泰戈尔:染衣女  桑格尔通古博今,能言善辩,名扬?#26286;!! ?#20182;敏捷的思维如?#25509;?#30340;尖喙,屡次闪电般啄断对方论据的?#23706;潁?#20351;之垂落尘埃。  南印度的雄辩家奈亚伊克慕名前来,提议御前辩论。  辩论的胜者将获得国王的奖赏。  桑格尔?#37038;?#25361;战后,发现缠头巾脏了,急忙前往染?#36335;俊! ?#31302;斯林查希姆的染?#36335;?#22312;树篱围
  泰戈尔:不朽形象的福音  好似天狗啖食丽日的漆黑巨口,?#33529;?#30340;阴影提前吞没了院落。  外面响起了怒吼:“开门!”  屋里的生命惊恐万状,哆哆嗦嗦地顶着门,插上门?#29275;?#21971;音发颤地问:“你是谁?”  又是雷鸣般的怒吼:“我是?#23525;?#29579;国的使者,时候
  泰戈尔?#21621;?#24369;  高中一年级学生巴特克里斯达说话尖酸刻薄,是胆小的同学心目中的恶魔。  他无缘无故地为苏尼塔起了一个绰号“白鹤”。  绰号后来变为“小鸭”,最后成为“纯种鸭”。绰号本身并无特殊的意思,不过是恶作剧罢了。  憨厚
  泰戈尔?#21644;?#20855;的自?#20254; ?#31302;尼小姐卧房里的日本?#20061;?#21517;叫哈娜桑,穿一条豆绿色绣金花日本长裙,她的新郎来自英国商场,是没落王朝的王子,腰间佩戴宝剑,王冠上插一根长长的羽翎。明天一对新人盛妆打扮,后天举行婚礼。  ?#33529;瑁?#30005;灯亮了,哈娜桑躺在床上。  不知哪儿来的一只黑蝙蝠在房里飞来飞去,它的影子在地上旋转
  泰戈尔:?#35762;?#33457;  她名叫卡梅?#21834;! ?#25105;是在她的练习本上看见她的芳名的。  那天她带着弟弟乘电车前往学院。我坐在她后面的?#39318;?#19978;,欣赏她的披肩秀发和柔美的面部线条。她胸前抱着教科书和练习本。  我在该下车的车站没有下车。  此后,我制定了出门的时刻表。这与我上班的时间毫不相关,而与她上学的时间相吻合

泰戈尔:废纸篓

  泰戈尔:废纸篓  “你在干什么,苏妮①?”父亲吃惊地问,“干吗把衣服装在皮箱里?你要去哪儿?”  苏娜丽达的卧室在三楼,有两扇南?#21834;?#31383;户前床上铺着?#23395;?#30340;拉克恼床单,对面靠墙的书桌上,摆着亡母的遗像,一串芳香的花条挂在墙上父亲照片的镜框的两端,粉红色
  泰戈尔:最后一封信  由于我的过错,空?#21561;?#30340;寓所愤懑地扭过脸不看我。  我从一间屋子走到另一间屋子,没有一块属于我的地方。  我闷闷不乐地走到外面。  我决计出租房子,搬?#25945;?#25289;登去。  由于过分悲怆,我许久不?#21307;?#38463;姆丽的房间。可是房客快来了,房间得打扫一下。我只得开了她上锁的房门。  房间里有她
  泰戈尔:儿童圣地10  一束阳光斜照着柴扉。  聚集的人?#36335;?#22312;血管里听见洪荒年代创造的偈语:母亲,开门!  门开了。  母亲怀抱着婴儿坐在草榻上。  ?#21364;?#30528;阳光照临朝霞怀抱的启明星似的婴儿的?#22330;! ?#35799;人弹琴,歌声在天空飘绕——胜利属于人类,属于新生儿,属于永生的人。  君
  泰戈尔:儿童圣地9  第一抹朝晖在?#32496;?#30340;树叶上闪烁。  星相家说:“朋友,我们到了。”  路边,一望无际的成熟的稻穗在柔风中摇荡。大地的欢声响应着云霓色彩的变幻。从山麓到河湄。一座座村庄里,每日平静地流动着人流。陶工制罐的轮子欢快地转动,樵夫担柴前往集市,牧童在旷野放牛犊
  泰戈尔:儿童圣地8  年轻人呼吁:“向爱和力量的圣地前进!”  千万个喉咙迸发誓言:“我们要战胜今世和来世!”  他们看不清楚目标,但怀有一致的热情。他们共同的炽热愿望藐视着死亡的危险。他们不再?#20107;?#26377;多远,他们心里没有疑虑,走路不感到疲劳。  死去
  泰戈尔:儿童圣地7  旅人们惊慌失措。  女人?#20313;余?#27875;,男人厉声呵斥:“别哭!”  挨了鞭子的?#20961;医?#19968;声,停止狂吠。  长?#23396;?#28459;。  ?#24515;信?#22899;激?#19994;?#36777;论,谁应承担责任?#20426; ?#20182;们吼叫,咆哮,行将拔刀动武的时候,夜色稀薄了,霞光掠过山峰,布满天空。  他们骤然平静下来。  太
  泰戈尔:儿童圣地6  入夜。  ?#20185;?#20102;一天的人们在榕树底下铺席坐下。  一阵风?#24471;?#20102;灯,稠粘的?#26286;?#23451;如昏眠。  人群中呼地站起一个人,指着带路人吼道:“骗子,你骗了我们。”  一个个喉咙迸发(www.11060395.com)出严厉的责问,女人们咬?#29436;?#40831;,男人们破口大骂。末了,一个
分页:«123456789»
八卦玄机网一波中特
<center id="k6kuw"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k6kuw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k6kuw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k6kuw"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k6kuw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k6kuw"></optgroup>